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剑淫谭——痴女淫姬今何在】娲皇痴女-晴雪篇序-20章作者莫离

【古剑淫谭——痴女淫姬今何在】娲皇痴女-晴雪篇序-20章作者莫离

字数:7629


  ***********************************
  没错我又回来了……

  话说不知道为什么好多网站转载把红玉篇的小标题都给删掉了,我看好多人觉得古剑淫谭就那么完了,可实际上红玉篇是完了,但晴雪篇我这才刚开始写啊,看那些转载网站怎么给这篇起名字吧,蛤蛤。

  ***********************************
                (序)

  「青丝银栉别样梳,天付婆娑入画图。

  好向寒节报花信,春风一脉动幽都。「

  「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对生死毫无执念的人,只是因为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绝望的别离……」风晴雪轻轻摇了摇头,抬起头望着面前神圣庄严的女娲神像,黯然低语道:「可是如今我才明白,那些对生死毫无执念的人,也许是因为经历过真正绝望的别离。」

  「他说他并未后悔,可是我呢……难道我就能这样丢下他独自入了轮回?」
  风晴雪躬身向女娲神像庄重的行了一礼,这才闭上眼睛轻声诉求道:「请女娲娘娘赐予我神力,无论多久,无论多难,我都要找他回来,回到我们的桃花谷去。」

  风晴雪人设:

  女娲人设:

                第一章

  「风晴雪……吾再问你,你可是甘愿放弃轮回转世,成为这一世拥有长久的寿命、不坏的肉体的娲皇痴女?」

  地界幽都,魂魄汇聚的河流从天际流过,奔向远方飘渺不定的忘川蒿里。幽暗的娲皇神殿中,一袭蓝白相间短裙的风晴雪神情黯然的跪坐在神圣庄严的女娲神像前,聆听着附身于巫姑肉体出现的女娲渺远空洞的声音。

  女娲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丝不易觉察的轻声喘息,她说话时似乎有些艰难:「娲皇痴女,生性奇淫……唔……不坏的肉体带给你的是永远无法被满足的淫欲,而唯一能带给你快感的只有那些强大的淫兽的摧残或是肮脏下贱男人的肉棒,只有极度的淫虐才能让你获得偶尔的满足……呼……这样的牺牲并非一般女子所能承受,你可想好了?」

  「风晴雪愿意成为娲皇痴女……」风晴雪听出了女娲声音里那种强抑的颤抖,于是她小心翼翼的问道:「女娲娘娘,您怎么了?」

  「不必惊疑……天道运转,吾之神力亦有衰竭,神隐的时代……唔……即将来临了吧。」女娲的声音里更显异样,说话速度也越来越快:「只是你,风晴雪,斯人已逝,永不复返,为了那虚无缥缈的可能,你便要付出这样的沉重的牺牲…
  …值得吗?「

  「晴雪绝不后悔,」风晴雪带着黑丝手套小心翼翼的捧着那块吸纳了百里屠苏散去的荒魂的玉衡,眼里浮起一丝伤感:「如果晴雪遭逢如此境遇,苏苏他…
  …他一定也会这么做。「

  「也罢……唔……呼……大巫祝之子的事情,虽然是太子长琴、古剑焚寂之间注定的宿命,可庇护龙渊部族、命你们销毁铸魂石等事却因吾而起,这些直接导致了大巫祝之子散魂,吾却也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附身于巫姑肉体的女娲悬于半空,垂首看着跪在下方的风晴雪,轻声温柔的说道:「风晴雪,你且将当日蓬莱决战情况说与吾听,待我思索可有破解之术。」

  「多谢女娲娘娘垂怜……」风晴雪见被女娲附身的巫姑面色潮红,乌云般的秀发凌乱的披散在脸颊旁,檀口半启,香舌微吐,长及玉足的灵巫祭衣的两腿间更早已湿漉漉一片,空气里弥漫着风晴雪所熟悉的淫靡气味——在人间漫游时,一路上自己和红玉、襄铃常常一起被同行的三名男性轮流奸淫,而红玉和襄铃被男人们粗大的肉棒干到高潮时潮喷出的淫水便是这样的味道,而晴雪自己则潮喷的更是厉害,往往要将屠苏、兰生甚至是自己哥哥风广陌插在自己蜜穴里的大肉棒硬生生挤出,在空中化作一股喷泉才会罢休——风晴雪知道巫姑并不是经常能被干到潮喷的女人,她小时候经常偷看自己哥哥奸淫巫姑的情形,也只见过一次巫姑被哥哥粗大的肉棒干到潮喷的模样——可是风晴雪却不明白,这一次并没有看到有男人的肉棒在奸淫巫姑,所以心中虽然十分奇怪,也不敢在附身巫姑身上的女娲面前说出。

  「自从那日我带他们前来娲皇神殿觐见女娲娘娘,随后进入忘川蒿里,在蒿里深处,我们遇到了苏苏的娘亲……」风晴雪虽然生性淫荡,却并没有过公然目睹他人淫乱的经历,不敢去看巫姑在一片圣洁的蓝光中悬浮在半空中因为高潮而不断痉挛的肉体,低着头羞涩的说道:「……最后我被少恭的粗大肉棒干的昏迷了过去,等我从他天界战龙般粗大的肉棒带来的极致高潮中苏醒过来,才发现整座宫殿山已经陷入一片火海,看到红玉姐正骑在已经死去的少恭身上淫荡的扭动娇躯,让他虽死却依旧坚挺的大肉棒在她自己已经填满精液的蜜穴里一进一出,兴奋的浪叫连连,而我大哥则紧紧的压在巽芳公主赤裸的尸身上,肉棒还捅在巽芳公主已经被捣烂的蜜穴里静静地死去了,苏苏和兰生昏迷在巽芳公主身边,而襄铃被少恭从下至上活生生捅穿的尸体还保持着临死前的高潮姿势,被挂在宫殿山的房顶上屈辱的展示给所有蓬莱国妖兽观赏。后来我才知道关键时刻是红玉姐挺身而出,和少恭贴身肉搏十几个时辰,才将不利局势扭转,而我大哥则牺牲自己,趁机将与欧阳少恭并肩做爱的巽芳公主活活干死,这才让我们赢得了最后的惨胜。」

  「可是蓬莱决战之后你并没有直接回到幽都来……唔啊啊……倘若在大巫祝之子散魂之前赶回这里,或许吾可以吾之神力令其不死,虽不可说必定成功,但比起如今情景当容易得多……唔……风晴雪,吾要问你,蓬莱决战到如今这一月你到什么地方去了?」附身于巫姑身体上的女娲再也压抑不住说话时销魂的呻吟,说完一句话的间隙便得喘息一阵,风晴雪不知道究竟是女娲的快感传到了巫姑身上,还是巫姑身上原本的快感影响到了附身其上的女娲。

  「我……苏苏召唤来天界战龙悭臾后不久便在我的怀里散魂死去,我便用这吸魂无数的玉衡,将苏苏的魂魄吸纳进去,准备将玉衡带回幽都请娘娘想办法复活苏苏,可正在这时,垂死的悭臾却将我带到了不周山龙冢,准备在那里等待自己的死期,这时它告诉我一生经历无数奇遇,唯一遗憾的便是未曾体会过人间男欢女爱的欢乐,我……我见它垂死的可怜模样,忍不住就让它用我的身体来发泄,没想到它虽然垂死,却依然强大有力,那根如同几十个成年男子大小的龙根将晴雪干的死去活来几十次,换着不同体位接连干了大半个月,这才将它足以引发海啸的精液一波又一波喷发在晴雪的身体上,这一次射精竟然持续了十几天,喷射出的精液竟然将整座不周山体内部的龙冢都灌满了,最后晴雪不得不用了好几天时间从被精液淹没的龙冢里游了出来,这才赶回来求见娘娘……」风晴雪想到自己在粘稠的精液海洋里挣扎游动的淫靡景象,脸色不免有些潮红,又想起那几日游出龙冢时不知道呛进了多少精液,说话声音更是羞得几乎成了耳语。

  「啊,竟然能够被天界战龙淫虐,吾都尚未曾体验过……」女娲听闻风晴雪在龙冢中的淫乱之事,羡慕之中不由得脱口而出,话说了一半,自知失言,急忙改口庄重的问道:「呃……风晴雪,复活大巫祝之子的方法吾已经想到,不过此行可能万分艰险,稍有不慎,不仅大巫祝之子复活无望,就连你都有可能粉身碎骨,你可曾想好?你若准备好,我便赐予你娲皇痴女的神力,并将复活大巫祝之子的方法详细说与你听。」

  「您……您已经有办法了吗?」风晴雪闻言露出一丝不敢相信的欣慰之色:「请女娲娘娘告诉我,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复活苏苏,就算……就算让晴雪被人世间最肮脏下贱的男人们全部轮奸一遍,晴雪也心甘情愿,绝不后悔!」
  「既然你已有此等觉悟……唔……吾这便将娲皇痴女的神力赐予你。」女娲的声音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强抑着喘息的娇美声音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听到都会性欲高涨,却见悬于半空中的巫姑双手翻出一个复杂的手印,从萦绕在她周身的淡蓝色光焰里飞出几十道光束,那些光束在娲皇神殿空阔的大厅中盘旋一阵,掀起令人窒息的狂风,在这阵狂风中,风晴雪原本跪坐在地的身体忽然像是被人凭空提起般同样飞到半空,与巫姑无神的双眼遥遥相对。风晴雪刚刚看到巫姑修长的身体正像是被无形的大肉棒发力猛操一样,藏在灵巫祭衣下的性感玉体正剧烈的颤抖着,披散开的秀发正随着肉棒激烈的抽插而不停的甩动着,还没来得及看清巫姑脸上兴奋的表情,却见那些凌空飞舞的光束忽然一滞,几十道光束对准风晴雪悬于半空的身体呼啸着飞来,风晴雪还没有来得及准备,只感觉飞在最前的光束像是男人肉棒般隔着短裙狠狠的撞在风晴雪的蜜穴上,那股力道之大如同一只洪荒巨兽疯狂的冲撞,风晴雪唔的闷哼一声,身体因为剧烈的痛苦而蜷缩起来,还没来得及呼痛,却忽然感觉到蜜穴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和满足的刺激感所填满,风晴雪原本正要呼痛的喘息忽然变成一种无比娇媚销魂的呻吟,一种强烈的快感从她的蜜穴中如同电流般升起,顿时她的脑海中什么苏苏什么复活就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无比渴望的空虚和满足。

  「嗯啊啊啊……风晴雪……啊……风晴雪小骚货好像要……狠狠的操我……
  快来人操我啊……操烂晴雪的小骚穴……把晴雪干死吧……呀啊啊啊啊……
  「风晴雪微闭着美目,鼻息中兴奋的喘息道,她自己都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发出如此销魂淫荡的呻吟,而那些淫词浪语也是她从来都说不出口的话语——就算是和红玉、襄铃一起被三名同伴轮奸时,红玉所发出的的呻吟浪叫不必说,就连一向傲娇可爱的襄铃发出的淫声浪语都令风晴雪感到脸红,此时同样的话语从自己嘴里说出,风晴雪感觉一种异样的兴奋在身体里泛起,随后那无数光束如同暴雨一般急速的悉数重重击打在风晴雪的身体上所有敏感部位上,而蜜穴和菊门以及胸前美乳上更是被重点照顾,一波接一波的极致刺激很快就让身体敏感的风晴雪被送上了高潮。

  「啊……不行了……要……要被干死了……这……这东西好刺激啊……我的……我的身体要被玩坏了……啊啊啊啊啊……」风晴雪娇美的玉体因为高潮而兴奋的绷紧,穿在身上的衣服也已经被蜜穴里喷出的淫水沾湿,胸前的衣服更是沾满了洁白的乳汁,在无数光束冲击下,这件蓝白相间的短裙很快就被怪异的力量撕得粉碎,露出风晴雪从没有让同伴之外男人看过的绝美玉体,被淫水沾湿的性感肉体更显美艳动人,而不断受到刺激而淫水连连的粉嫩蜜穴更是诱人犯罪,两条白玉无瑕的美腿间光滑平坦的小腹上,两瓣紧闭的阴唇因为接连的高潮而微微向外翻开,可以让人清楚的看到风晴雪蜜穴里那些不断蠕动的蜜穴软肉上细嫩的肉芽,而从蜜穴中缓缓流出的透明淫水更是沾湿了风晴雪两条美腿的内侧,而风晴雪一对光滑软腻的性感美乳也因为不断受到光束的冲击而兴奋的耸立起来,两粒浅粉色的乳珠更是激凸起来,洁白的乳腺分泌液从乳珠上不断渗出,很快就有两道诱人的乳白色液体沿着风晴雪光滑的腹部缓缓汇聚成一股,又和蜜穴里流出的淫水混在一起,将风晴雪白皙的大腿内侧弄得一塌糊涂,却又更添风晴雪双腿间春光里一抹淫靡之色。

  那漫天飞舞的光束一波又一波毫不停息的冲击着风晴雪敏感的身体,在接连不断的刺激下风晴雪微眯着眼睛,突然高昂起头,披散的秀发兴奋的颤栗着,发出了她从未发出过的高亢的浪叫呻吟,随着这声舒畅的呻吟,却见风晴雪赤裸的玉体兴奋的颤抖着,蜜穴里淫水如同溪水般激荡四溅而出,周身凝脂般细腻的肌肤已经被那些冲击的光束汇聚的淡蓝色光辉萦绕,那些淡蓝色的光辉如同凝结在她的皮肤上一般,瞬间化作一袭散发出蓝色幽光的兜帽披风,然而这身披风几乎将风晴雪完美的玉体暴露无遗,披风胸前衣衫半遮半掩,仅仅能够勉强遮挡住风晴雪美乳的两点乳晕,而高耸的乳峰则完全暴露在外,光滑白皙的腹部和两条诱人的雪白美腿间更是仅能勉强遮挡住那一点无限诱惑的蜜穴,而背后丰满的美臀被披风垂下的流苏若隐若现的遮盖住,看不清楚究竟是否毫无遮挡的暴露出来。
  而从无尽的高潮余韵中缓缓苏醒过来睁开双眼的风晴雪,脸上忽然浮起一丝无比淫魅的媚笑,眼角的余光里更是闪过一抹妖艳之色。

  「风晴雪,吾已赐予你娲皇痴女神力,你拥有了这样的身体……唔啊……便足以承受你将要面对的无数上古淫兽的肆意奸淫而不会受到任何致命的伤害,就算再肮脏污秽的东西都无法玷污你的身躯,而你的性欲将永远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哦,好舒服,不要停……只会沉浸在对男人肉棒的无限渴望之中,成为欲求不满的幽都痴女,千万年中,任凭男人奸淫的淫荡骚货。」附身在巫姑身上的女娲艰难的喘息着说道:「接下来我所说的,风晴雪,你可听清楚了,这是复活大巫祝之子的唯一方法,若稍有差池,则不仅复活无望,就连你也不免魂飞魄散。」
  「据《洞冥广记·仙妖》记载:大荒之北有淫兽名辟邪,形如猞猁而体硕,生性奇淫,好与人类女子交合,往往致其脱阴而死方止,每遇美貌女子,则不眠不休日夜宣淫。其阴茎末端生有软骨,名为辟邪之骨,传闻辟邪之骨活死人、生万物。」女娲手指虚空,却见幽暗的娲皇神殿上顿时浮现出无数辟邪兽奸淫女子的画面,而女娲和风晴雪两人都不断呻吟着,一起环视这些淫靡的场景,女娲继续说道:「风晴雪,吾要告诉你的复活大巫祝之子的方法,便都在这辟邪之骨上,这辟邪之骨可集万千灵气成就一具」躯体「,虽然并非血肉天成,却与天生天养无异,可承载一切魂魄,即使荒魂亦可承载于其上,不过这辟邪之骨虽有这等神奇之处,却并不易得,因为淫兽辟邪死后感风成灰,想要它的骨头,必须在它活着的时候生取其骨,或是令它心甘情愿交付,而在它活着时候生取其骨的方法,便是尽你所能令其获得真正的高潮,传闻如果女子与之交和,令其感受到极致的高潮,此时它肉棒……啊,不,大鸡巴……啊……顶端生长的辟邪之骨就会自动射入与之交欢的女子蜜穴之中,之后这只淫兽便会死去化为灰烬。」

  「所以你所要做的,便是去极北之地,寻这辟邪淫兽……唔啊啊啊啊……与之交合……不,做爱……做爱……令其舒爽到高潮,取走这截辟邪之骨,带回幽都来,吾将以命魂牵引之术令……咦啊啊啊啊……大巫祝之子附魂于其上而复活……」附身于巫姑身体之上的女娲似乎承受着极为刺激的挑逗,此时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说话时的喘息声里也满是压抑的浪叫呻吟,而被她附身的巫姑更是面色潮红,空洞的美目微闭,朱唇间一抹香舌半卷,不断颤抖的两条美腿间更是淫水四溅,整件灵巫祭衣下身已经被濡湿紧紧贴在充满诱惑的美腿上:「切记……
  啊啊啊……辟邪兽生性奇淫,无论它如何淫虐你,你都不可违抗,而吾赐予你的娲皇痴女的神力,足以承受其狂暴的淫虐而无碍……不行了,好哥哥轻一点……

  咦呜呜呜呜呜……得到辟邪之骨后切莫令其暴露于空气之中,插在蜜穴中迅速带回幽都,吾方能施行命魂牵引之术救回大巫祝之子……「

  「呵呵,女娲娘娘,不就是一只淫兽而已,何必赐予我此等神力?」风晴雪忽然妖媚的一笑,那层萦绕在她身旁的淡蓝色光辉已经逐渐暗淡下去,然而风晴雪脸上浮起的那抹淫魅的媚笑却仍然挂在她的嘴角:「以我在人间闯荡时领悟的那些幽都神力,也足以承受这辟邪兽的淫虐了。」

  「你以为复活大巫祝之子就只是让你被辟邪兽淫虐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女娲喘息连连,被附身的巫姑也淫荡的伸出舌头舔着嘴唇,艰难的说道:「用辟邪之骨塑造的身体虽然可以承载灵魂,但是附着上去的灵魂却已经没有了前世所有的记忆,难道你只想……

  啊……只想要一个对你毫无印象的大巫祝之子吗?就连那些能把你操的浪叫连连的性爱技巧都不复记忆……「

  「那我该怎么做……」风晴雪饶有兴趣的看着快要被凭空玩弄到高潮的巫姑,眼神暧昧的问道:「还请女娲娘娘明示,就算让晴雪被下贱肮脏的乞丐们轮奸玩弄,被肮脏丑陋的妖兽随意淫虐,晴雪也是心甘情愿的……」

  「吾赐你痴女之力也正是为此,虽说时如逝水,物是人非,然而过往种种,却并非了无痕迹,大巫祝之子羁旅红尘,一生漂泊坎坷,与他相识相知之人定非少数,而这些关于大巫祝之子的记忆,也就分别散落在这些人身上,虽然这些人可能与大巫祝之子仅有一面之缘,或是早已遗忘他之存在,然而这些痕迹早已深深烙在他们的身体里,却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洗不脱的痕迹……」女娲咬着牙嘶声说道:「你在前往极北之地寻找辟邪兽的途中,恰好可以一路寻访这些曾与大巫祝之子有缘相识之人,用你那用地界幽都秘术改造过的淫荡美屄来尽可能的榨取他们的精液,而你随身携带的铸魂石即可将这些精液中有关大巫祝之子的记忆提取出来,到时候这些记忆也可以和荒魂一同附着在辟邪之骨上一同复活,到时回到你身边的,便就是那拥有前世完整记忆的大巫祝之子了……啊……啊啊啊啊啊……」

  女娲艰难的说道最后,忽然一连声的浪叫起来,而被附身的巫姑也是四肢绷紧,昂首发出一连声的快美呻吟。

  「看样子晴雪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呢……」风晴雪看着眼前半悬在空中高潮连连不断呻吟的巫姑,媚笑道:「时候不早,那我就先告辞了,女娲娘娘,还有巫姑姐姐,你们尽情的玩吧……」说着,一身幽蓝色光焰萦绕的风晴雪缓缓落回地面,转身向外走去。

  看到风晴雪的身影消失在娲皇神殿门外,这时半悬在空中的巫姑才忽然放声呻吟,不断地连声哀求起来:「蚩尤大人,您的大肉棒好厉害,操的娘娘和巫姑都好爽好舒服啊……求求您……求求您也用大肉棒狠狠的操一次巫姑吧……巫姑也好想像娘娘那样每天在您的大肉棒下被操的死去活来浪叫连连啊……求求您了……也狠狠的操巫姑一次吧……」

  巫姑一边呻吟一边兴奋的扭动着娇躯,无数淫水从她灵巫祭衣裙装的双腿间淋漓滴落,将整座祭坛弄得一片狼藉,正在她哀求的同时,却见祭坛忽然裂开一个大洞,瞬间将悬在半空的巫姑吸了进去,祭坛再次合拢的瞬间,却听得一个阴森森的男声哈哈大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女娲你这个小骚货这么淫荡就罢了,没想到你调教出来的仆从们竟然也都是跟你不相上下的淫荡骚货啊!这次我可要换换口味,试试这个女娲族的巫姑的骚穴干起来会是什么滋味……小骚货,自己把那碍事的衣服脱掉,自己双手分开双腿躺好,看我蚩尤大神怎么把你干到魂飞天外的,哈哈哈哈!」

  而这时一个慵懒娇媚的女声响起:「只有蚩尤哥哥的大肉棒才能让人家变得那么淫荡的嘛,上一次伏羲带着十万天神一起杀入幽都来轮奸人家,十万天神竟然没有一个能在吾的骚穴里面抽插上三下的,就连那伏羲也只是把吾干的不上不下就射了进来,只有蚩尤哥哥的大肉棒才能把人家干的这么淫荡骚浪啊……巫姑你快一点,吾还想要蚩尤哥哥的大肉棒狠狠的操……啊啊啊啊……蚩尤大人……
  竟然生有两根肉棒……啊……真是好棒啊……

  啊啊啊啊……「女子娇媚的声音未落,又变成了一连串的娇喘呻吟,很快巫姑的呻吟声也随之想起,两个人像是比赛一般浪叫起来,淫媚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藏身在门外并未走远的风晴雪侧耳听着神殿内销魂的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媚笑,暗自说道:「蚩尤大神,晴雪这次透露给您的进入幽都的方法可以说是最好的献礼了吧,所以,请让您属下的淫兽们不要客气,好好的享受风晴雪小骚货淫荡的身体吧,呵呵……」风晴雪戴上兜帽,背着古剑焚寂慢慢走远。

               (待续)

  ***********************************
  风晴雪重返人间,又会面临怎样的妖兽淫虐,而翻云寨里究竟还有多少漏网的妖兽存在?敬请期待下一章。

  ***********************************
[ 本帖最后由 47415869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上一篇:【淫神的无限征途】第一部1-2作者tomriddle23下一篇:【小夫少妻】1.1-3.2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