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掠夺母狗饲育】序-01~2作者三位一体

【掠夺母狗饲育】序-01~2作者三位一体

  掠夺:母狗饲育


    2013/ 12/ 30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11578


  首先,敬鬼畜3G大大一杯。

  我是他的忠实读者,而他的这种写作手法与题材也吸引着我。

  所以呢,我也打算这么干咯。

  这篇书的构思是鬼畜3G大大的妖淫学园给我带来的第一灵感,然后,第二灵感源自一个HGalgame。

  好了,闲话先说这些,开更。

 #################################
  这是一个等级分明而又充满了慾望的世界,自从那第叁次世界级的战争爆发之后,财阀们支配了整个世界。

  由于第叁次世界级的战争发生在新千年之后,在那不断动用核武,然后又不断地使用中子消除器净化核污染的新型屠杀式战争模式之下,当某一方终于取得胜利的时候,人口早就已经被残忍地消灭掉了五分之四之多。

  由此,庞大的财阀与世家统治了整个世界,整个星球被资本主义所笼罩着,而且极度的赤裸裸,极度的无情。

  战后的世界自然是一片荒芜,因此,在那些世家与财阀们主导了这个世界之后,一座座完全被财阀与世界所控制着的超级大都市也不断地兴起。

  自然,小城市也是有的,毕竟不是所有的财阀与世家都是如此的庞大。
  若是形象一点来说的话,就是所有的市长都是一个个家族的族长吧!当然,也许衹是懒惰的族长推出来的普通的族人也说不定,这得根据具体情况而定。
  而在这当中,在那东方大陆的的巨大河流南侧,原本的魔都所在地,则是重新修建起了一座新的魔都。

  由修罗家所控制的修罗魔都,虽然名字似乎很是简练,但是它所汇聚的财富与慾望,却是整片东方大地上翘楚般的存在。

  江畔的长滩之上,一座座高达百米的钢铁泥水构成的巨厦参差栉比地矗立于此,将那可怜的江水置身于灰色密林当中。

  幸亏在新型的核聚变能源被充分利用的现如今,石油的需求已经大幅度地被降低了,那江水却是如同工业革命之前那般清澈。

  深夜时分,比起购物中心而言,那略显冷清的,那被盏盏煤油灯样式的路灯照亮着光芒的江畔行道上,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正用胳膊拄在护栏上,望着那滚滚流淌的江水在默默地发着呆。

  玲娇凛的祖籍为何,她自己已经记不清楚了。

  战后重组已经过去了百年之久,新的纪唸已经走向了ZP(CaptialPlutocrat/资本财阀)125年。在全新的身份统计制度下,百年前的事情早已化作烟云。全世界各个肤色与民族溷居在世界各地,战前的一切都以不能再作为参考依据。

  玲娇凛的身材很高,模特等级的一米七二。但她却毕竟不是一名模特,所以那十分修长并套着黑丝连裤袜的双腿并不是无骨般的纤细,而是颇具肉感的苗条。
  同样的,那黑色的蓬鬆多层短裙为至膝盖,本就半透明的黑丝更显肉色。上身则穿着一件衣领繁复而绣着花朵的白色衬衫,十八岁的少女成熟地将那及腰的黑色长发扎成了发髻。

  鹅蛋型的白皙面庞上,细长的柳眉笼括着一双大而有神的双瞳,在那长长的睫毛之下,清冷而柔媚的气质同时在眼眸中流转着。

  肤色白皙似牛奶般,亦如那丝绸般的顺滑。面部的轮廓较为明显,微微凹陷的眼窝与高挺的鼻梁之下,红润的嘴唇如玫瑰般娇嫩。

  口中叼着一枚雪茄,从地理位置上来讲,在百年前属于一个名叫古巴的地方产出了大量此等货物。一团团雪白的烟雾轻轻飘散在六月的空气中,在路灯的昏黄的灯光下,一个苗条的身影正在等待着约会的对方。

  此时已是深夜,不过作为魔都的繁华之处,路旁的行人数量依旧不少。
  一声声的脚步虽不至于接踵而至,但那时不时经过了衣着各异的平民们依旧会干扰着玲娇凛那陷入到了苦恼当中的思绪。

  「妳来了。」

  沉稳的脚步声传来,同时,一个充满了磁性的声音在玲娇凛的身后响起。
  一道黑色的影子映照在石砖地面上,那是一个成年男性的身影。

  玲娇凛那持着雪茄的手指轻轻颤抖了一下,二十四岁的女子缓缓地转过头来,眉目间带着一丝丝的凝重神色,注视着那个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身高足有一米九的程度,脸如凋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一道剑眉斜斜飞入那有些凌乱的碎发当中。
  身体瘦高而线条明显,穿着黑色衬衫的英俊男子年纪不到叁十岁,正满足地看着面前的女子。

  「我给妳的短信都看过了吗?」当玲娇凛沉默地跟着男子走到了一处长滩前的长椅上坐下之后,在那一旁的黑色路灯那昏黄的光芒之下,男子微笑着冷静地对女子说道。

  「尊敬的玲娇凛……女士,」

  看着面前做成熟打扮的十八岁少女,男子那磁性的嗓音在这江畔响起:「由于您使用黑客技术窃取修罗家机密资料的行为已被查获,根据修罗魔都法令应予以逮捕,并依法处置。但在少主得知了您的资料之后,却是微笑地对我……他的忠实奴僕之一说道……」

  似笑非笑地看着面色阴沉的玲娇凛,男子继续说着。

  「我对于这位天才小姐兼订婚人士很感兴趣,不如妳把她训练成一个性奴如何?这似乎很有意思啊。然后就归妳好了,我的性奴暂且是够用了。当然了,绝对不能让她的那个和也当老师的的、大他叁岁的未婚夫知道,不然就没有意思了。」
  雪茄的香烟依旧在空气当中飘散着那撩人的气味,空气依旧是那六月的深夜应有的感觉,行人们正迈着自己或快或慢的脚步走在街道之上。

  丝毫不知道,就在这江边行道的一条长椅之上,一宗在百年前看来绝对是罪恶化身的决定刚刚被人如此轻易地说出口。

  此时,玲娇凛的脸色绝对是难看无比,那白色衬衫绝对遮掩不了的饱满胸部正在因为羞愤的心情而上下起伏着。

  女子的呼吸也稍微有些沉重,当她听着眼前这个给她发出匿名短信,要求她在此时来到此地的男子说出这一席话之后。

  那是一个傍晚的十分,在作为贵族中学讲师的她带着疲惫的神色回到了家中之后,由于近几日的一些琐事正让她费劲了脑筋,所以当玲娇凛在浴缸当中迷迷煳煳地睡着时,即便短信的声音近在咫尺,也是在她起身的时候看到那信息提示灯亮起时才发现的。

  天才在ZP时代是绝对不缺乏的,生物科技的发展与一定程度的普及使得百年后的人们可以通过食物逐步改善自己的身体,并将之遗传到下一代。

  玲娇凛在中学时期便已早早学完了大学的课程,并直接在自己的中学母校当起了讲师。

  这一点自然是没错,好一个天才,博得了一名二十一岁青年、毕业的同校学长的爱慕并与之订婚的天才。

  但同样的,她还是一名电脑爱好者,学习了大量的相关知识。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爱好,此时却是给她带来了噩耗。

  或者说,是她自作自受也可以。

  短信是匿名的,而上面所讲述的内容虽然十分简单,但却立刻让本来正因刚刚在浴室内睡醒而依旧有些迷煳的玲娇凛瞬间清醒了过来。

  其实它的内容真的很简单,不过就是把玲娇凛前几日为了实验自己的黑客技术究竟如何,于是便侵入修罗魔都修罗家的私人网络中的行为给简单地说明了一下而已。

  虽然当时的玲娇凛因为对方防火墙过于强大而入侵失败,但按理说应该是没有触到警报的。

  但现在看来,玲娇凛是天真了。

  所以当她看到短信上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要求她在此时此刻来到此地时,知道这个短信应该是谁发出的玲娇凛已经做好了依照修罗魔都的法律而入狱,甚至是处死的可能性。

  但不幸中的万幸,亦或者也可以是更大的不幸的是,「上头」的决定居然会是这样。

  性奴,这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词。这ZP时代人人都知道有着性奴的存在,就如同旧世界人人都知道毒品的存在一样。是作为普通人无法直接接触到的一种地下半公开的合法存在……

  是的,在这战后重组的新世界当中,性奴的存在是合法的。区别仅仅衹是,一般的老百姓,尤其是「遵纪守法」的老百姓是接触的不到的。

  新的世界当中,泛泛而言,所有的居民被分成了叁个阶级。

  其中的第叁个档次以体力劳动者为主,如工厂的工人、餐厅的服务员、快递员与园丁等。

  第二个档次则基本上和旧世界中的中上层中产阶级相当,脑力劳动者,如教师、办公室职员、教练,乃至是律师、医生和秘书等。

  而第一个阶级,则是当之无愧的统治阶级,即世家与财阀。

  事实上世家与财阀的数量当真是一点都不少,而且他们几乎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垄断。

  一座城市内的各行各业分别由不同的世家所掌控着,比如食品业归某人,医药业归某家,而其中最为庞大的世家与财阀便是这座城市的主人。

  修罗魔都,修罗家不仅仅是它的主人,更是占据着整个世界级繁华都市超过一半的产业,其威势绝对可以排进全世界所有世家中的前十名,乃是当之无愧的超级霸主级存在。

  这样的一个世家,玩弄一个普通的、处于第二阶级的新人律师和一个大学教师,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云海昇,以后就有我负责对妳进行调教了。」
  瘦高的男子十分英俊,他的微笑也是一如既往的迷人。

  但是眼下,玲娇凛却是丝毫没有欣赏这迷人帅气男子的心思。相反,她的内心已经是冰凉一片。

  「我……没有别的选择吗?」

  红唇轻咬皓齿,白皙的肤色此时显得略微有些苍白。

  面对这个名叫云海昇的男子那澹然却也嘲弄般的目光,一股绝望的感觉让玲娇凛那放在膝盖上的双臂轻轻地颤抖了起来,而那紧握着的白嫩手背也是更加用力地攥了起来。

  长椅之上,英俊而带着邪魅气息的男子坐在玲娇凛的身旁,侧坐着身子面对那同样姿态的女子,云海昇微笑着摇了摇脑袋。

  「如果妳不答应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衹不过代价更加惨痛就是了。」
  看到玲娇凛陡然抬起她的脑袋,用紧张的神色瞧着自己的面庞,云海昇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

  自然,在玲娇凛看来,那就是恶魔的笑容。

  「比如说,在妳的未婚夫面前找一群人对妳进行长达一个月乃至更久的轮姦。
  然后把视频和妳们二人的所有详细信息都发布到公开网络上去,我相信……
  妳们绝对会成为网络名人的。」

  看到玲娇凛简直要把自己的拳头攥出血来了,代表着修罗家利益的云海昇微笑着说道:「这是我的一个简单的构想,具体的内容可以随时地被丰富。当然,以修罗家的能量而言,即便再复杂上一百倍也可以轻易地实现,不是么?」
  手掌轻轻按在了玲娇凛的手背上,看到这婚约者依旧沉默着低着脑袋,一句话也不说,衹是紧紧咬着牙齿闭着眼睛而已,云海昇也不以为意,衹是轻轻地用手抚摸着那嫩滑如丝般的玲娇凛的手背。

  「妳……别碰我……」

  在对方的手掌按到自己的手背上时的那一刻,玲娇凛就差全身立刻起鸡皮疙瘩了。

  那并不是一种恶心的感觉,而是因为过度的紧张与羞愧所带来的下意识反应。
  可尽管如此,自己却在克制着自己不将那被对方正在抚摸着的手掌挪开。
  毕竟,修罗家的实力是不容置疑的,自己的命运几乎可以说是就此确定了。
  即便心中再怎么不甘,她也绝对不敢违逆修罗家的决定。

  财阀对于这个世界的独裁,和世家们对于这个世界的掌控是深入人心的。
  「我……我有未婚夫,我们半年后就要结婚了……我爱他,所以……求求妳……」

  低着脑袋,玲娇凛知道自己的恳求是不可能有用处的,但是她还是如此地选择了。

  即便没有拒绝自己将来的「主人」握上自己的手掌,但作为人的本性,玲娇凛依旧在低声向着云海昇恳求着。

  十八岁的少女,半年后即将结婚的一名婚约者,面对这对自己而言绝对是史无前例的事情,即便心中已经是到了结果,但作为人性的本能,她依旧在渴求着救赎。

  美艳而青春的面庞上是成熟的美感与冷艳的色彩,肤色因为过于紧张与羞怒而从原本的白里透红的美艳变得略显苍白,那饱满的、白色衬衫之下绝难掩盖的胸部依旧在不断起伏着,领口虽然是十分保守的高领而且係紧着,但是此时的她心中绝对没有任何一丝安全感。

  「妳的身材很好。」

  用打量的眼神,以欣赏货物般的目光在玲娇凛的身体上轻轻扫视着,云海昇满意地点着头说道:「少主并没有决定好妳最后的出路,如果他没有特殊要求的话,妳基本上就是属于我的了。」

  虽然心中感到一片冰冷般的绝望,但是在这个英俊的男子如此说道的时候,自然而然地,玲娇凛双目炯炯地盯着他的嘴唇。

  「如果在调教的过程中,妳让我十分满意的话,或许我真的可以如同少主所说的那样,把妳收做我最为贴心的爱奴。」

  轻描澹写般地说着实则残忍的话,云海昇看着玲娇凛那复杂的神色暂时地停下了话头,很享受眼下这种气氛似的又是打量了她的身子一番,瞧着那黑色的高跟鞋,微笑着继续说道。

  「不过可能性不是很大啦,毕竟作为一名经验老道的调教师,我实在是经历过太多的性奴了,所以妳可要好好地表现才行哟。」

  玲娇凛此时显然地有些被羞涩与绝望所压到了,她那绝美的脸庞上正在缓缓地滴落着一滴滴好似珍珠一般的泪滴,单薄的身子在这夜色之下正轻轻颤抖着,五月零点的空气似乎显得格外的清冷,带着那哽咽的哭声,玲娇凛无奈地将自己的身子靠在了云海昇的肩膀上。

  轻柔地拍着玲娇凛的后背,云海昇将嘴凑到她那红润的耳垂旁,轻轻地亲了一口,说道:「先回家吧,我会帮妳给校领导请假的,毕竟妳所工作的那所中学也是修罗家的产业。」

  将一个名片直接用手塞入了玲娇凛衬衫上的口袋当中,倒是没有趁机在她那极度饱满的胸部上摸上一摸,十分绅士地,云海昇又是在她的耳垂上亲了亲,看着那上面的鑽石耳钉,微笑着对年轻的婚约者说道:「当然,不要告诉妳的未婚夫,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哟。」

  如同情侣一般搂着那依旧紧紧咬着嘴唇,正呜咽着流着眼泪的玲娇凛,此时的这一对男女看似衹是一副情侣依偎着安慰的和谐场面而已,又有谁知道其中的奥秘?

  「后天到高级员工宿捨报到,我就在那里。对了,修罗家财大气粗,为了一个游戏而特意在校园内给我造了一个私人公寓这种事能理解吧?哦,当然了,报警是没有意义的,对吧?」

  微笑而温柔地望着怀中的女子,真的是如同情侣之间寻常的安慰罢了。
  轻轻地用手指拭去玲娇凛那柔嫩肌肤上的一股股泪珠,云海昇的脸上还真的是露出了貌似爱怜的表情。

  当又是一股眼泪被拭去了之后,玲娇凛咬了咬牙,对抱着她的男子说道:「如果没有别的事了,我可以先回家吗?」

  云海昇十分绅士地点了点头,随即微笑着揽着她的胳膊站了起来,对着街道上招呼起了计程车来。

  夜色下的魔都,霓虹灯在闪耀着,慾望的气息在整片钢铁森林当中蔓延着。
  从长滩前方位于城市南部的家中花费了一段时间,当玲娇凛返回到了她那位于一座公寓楼当中的家宅时,看着那上好的防盗门,又是一股泪珠忍不住滴落下来。

  自己的未婚夫想必已经熟睡了吧?虽然已经订婚了,但是两人尚且还是分居两地。

  而这一点在面对这一情况时,貌似反倒成了自己的遮羞布。

  轻轻地打开卧室的门,看着那熟悉的被窝上自己的未婚夫曾经躺过几次的位置,玲娇凛不由得想起那熟悉的安详睡容是那么的令人温馨,他又怎会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子,即将成为另一个人的性奴呢?

  玲娇凛坐在床边,轻轻抚摸着洁白的床单,一粒泪水,滴落到了上面。
             第一章、暧昧的开端

  本书不是那种一上来就啪啪啪的书,而是一部「正常」的书,呵呵,懂吧?
 #################################################################

  清澈的溪水静静地流淌在人造的河流内,平整的行道路是由六边形的砖头组成。沿着溪水,一排排翠绿的行道路立于两旁,微风吹来,树叶在学生们谈笑着路过的同时轻轻摇摆着。和煦的阳光轻轻地洒在地面上,反射回来的温度使得少年少女们均已经穿上了夏季的校服。

  一辆低档次的商务轿车缓缓地驶入校园,从那光洁的表面上可以看出车主对它的喜爱。虽然价格上并没有超过三十万,但是对于一对在贵族中学讲课的教师而言,已经算是少有的贵重物品了。

  路旁的学生们在看到轿车的时候并没有露出任何特别的神情,作为贵族中学的学生,虽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属于第一等级,但像这样购买一辆不到三十万的汽车也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同于普通的学校中一见到「不错的」汽车便会不由自主地瞧一瞧的那种现象,在这夜魔高级中学内,没有谁会在意这些。

  夜魔高级中学,正是修罗魔都的所有者,修罗家直接投资建立的一所高级中学。虽然人数并不是很多,全校加一起不过一千人众,不过但凡能够入校的学生,即便不是修罗魔都所属的其他中小型世家的子弟,也会是高层次的第二等级公民。
  当这辆汽车缓缓地停在了专属于教师的停车场之后,一名英俊的男子与一名散发着美艳高贵气息的少女打开车门,从容地向着教学楼走去。

  凌书明作为一名平凡的教师,却有着足以令许多人羡慕无比的、被他们称作狗屎运的一个自豪之处,那便是迎娶了他中学时的学妹兼校花与前任学生会长,身材高挑姣好而气质高雅、带有一丝冷艳色彩的玲娇凛。

  修长的身材,一米七二的个子刚刚达到模特的要求。修长的双腿被黑色的连裤丝袜紧紧包裹着,白色的高跟鞋则更是吸引了无数男人们的目光。一袭黑色短裙与白色的衬衫是她春秋时节常备的衣物,那较为丰满且线条优美的臀部、纤细柔软的腰肢、被衬衫紧紧包裹却更加显得呼之欲出的丰满胸部。

  保守的衣领之上,白皙的脖子总是透着粉红色色彩,长长的黑发经常被完成一个发髻,额外地给这鹅蛋脸的十八岁的少女在具备着成熟的容姿同时,还带来了一丝丝的英气。

  「凛,我先去办公室了,既然校长要找你,那我们回头就放学见了。」
  未婚夫如此说着,在轻轻地亲吻了玲娇凛的脸庞后,便向着教职员工所属的楼层而去。

  作为修罗魔都最优秀的学院与人才培养基地之一,夜魔中学的教学任务紧凑得让每一名教师都有着大量的任务。两人中午时分不能聚在一起享用午饭这种情况,是完全可以被理解的。

  看着自己的未婚夫逐渐远去,玲娇凛那一直保持着澹然微笑的面容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忧愁与愧疚的神色。

  校长……不过就是修罗家的走狗而已,事实上就今日早晨的那公告栏上所示的消息而言,用不了两天,校长的职务就会被自己的「主人」所顶替。

  而这,不过就是为了一个莫名的游戏罢了,对于修罗家而言。

  此时正值清晨时分,一个个身穿制服的男女学生们正以优雅的步伐迈向校门。
  作为一个贵族学校,虽然对于住宿与否有着充分的选择权。但对于学校而言,它自身必然是要修建起完善的公寓来。

  所有的公寓均是位于教学楼的后侧,作为整个修罗魔都最为优秀的贵族中学,夜魔中学有着广袤的占地面积。

  黑色的高跟轻轻地在地面上踩动着,手中拎着自己的公文包,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与镇定微笑的外部表情,玲娇凛向着为教职员工们准备的公寓楼走去。
 但凡学院内的中层以上教职员工均会拥有独立的庭院作为他们在学校内的住
  所,甚至有一些家境一般的二等公民直接就将家搬到了学校里来,这也都是有发生的。

  一座三层的小楼,占地面积在两百平方米左右,包括了一个大约是九十平米的花园,这是一个相当豪华的员工住所了。

  事实上,那正是只有校长一级才能够获得的。

  站在花园的门口,望着那两人高的铁栅栏后面的碎石小路,以及其通向的那欧式拱顶下的木制双开正门,玲娇凛那丰满的胸膛又是随着自己略显粗重的呼吸而轻微地起伏了起来。

  在她看来,那拱顶之下的门完全等同于通往地狱之路。

  门口有着一个监控探头,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约定之地的玲娇凛知道,那个名叫云海昇的男子肯定正在通过那个东西监视着,或者说是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果然,当玲娇凛轻咬红唇地直视向那探头的时候,在转轴的作用下,那黑色的东西机械地转动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到原先的角度。

  就彷佛是一个人活动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又再接着饶有兴趣地瞧着他的目标似的。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玲娇凛知道自己没有别的选择。

  在走到了那花园外的铁门之前后,注视着那门铃好一会儿,随即便按动了它。
  果然,在玲娇凛按动了门铃之后,花园外的铁门立刻就打开了,显然这屋内的主人正在时刻地观察着门外的自己。

  修长的双腿轻轻地迈动着,高挑的身材在走动的同时自然地摇摆着,高跟鞋的声音轻轻地在地面上响着,在这四下无人的地方,玲娇凛步入了那会改变她整个人生命运的所在之处。

  欧式的三层小楼,在那拱顶之下的正门上并没有再一次地设立门铃,就在站在它面前的玲娇凛正在向着是直接打开它,还是敲上一敲的时候,门轻轻地开了。
  那个英俊的男子,云海昇穿着一身洁白的丝质睡衣,微笑着站在门口。
  可以看到的是,后方的地面上铺着深颜色的地毯,屋内的光线也同样十分充足。

  「我来了。」

  站在玄关处,玲娇凛在对方那微笑着的注视下显得有些忐忑不安。

  毕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而已,即便是个早熟的天才,即便半年后就会嫁人,但毕竟只有十八岁而已。

  「我们先去卧室好了,到那个地方在仔细地说说,反正也不缺时间,对吧?」
  事实上,这个叫做云海昇的男人真的很绅士。

  作为即将成为夜魔中学校长的他虽然年纪实在是太轻了一些,但毫无疑问地会把这个职务做得很好。

  玲娇凛一路被带到了三楼去,入门后的卧室十分宽敞,但由于拉着紫红色的窗帘而略显阴暗。明黄色的灯光在床头闪耀着,地上也由于铺着的粉红色地毯而十分柔软。一张足以躺下五个人的巨大床体横卧在一角,床单也还是艳丽的紫红色。这个房间内还散发着一股甜甜的香水味道,到处都充满了情欲的气息。
  而在两人步入了室内后,彬彬有礼地请玲娇凛坐在床沿上,云海昇坐到了她的身边,然后轻轻地把少女搂在了怀中。

  在云海昇的胳膊向着玲娇凛而来的时候,这位年轻的未婚妻的身子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不过在她还未来得及做出什么的时候,云海昇便已经将她搂在了怀里。同时,在玲娇凛的面庞上轻轻地亲吻了一下。

  「你不是……要调教我吗?那为什么还要如此的温柔?就像是对待情人一样?」
  看到云海昇居然如此「彬彬有礼」地将自己十分温柔地抱在怀里,同时还笑眯眯地摸着自己的手背,在感到浑身不自在、羞涩与无奈的同时,玲娇凛也不由得产生了一点点的好奇之心。

  清晨的阳光无法透过那艳丽的紫红色欧式豪华窗帘落入室内,在那铺满了深色地毯的屋内,床头柜傻瓜明黄色的灯光在关门后成为了唯一的光线来源。一个穿着睡衣的男子正温柔地搂着一名十八岁的、已经和他人订婚的少女,正在抚摸着她的手背。

  十八岁的未婚妻,玲娇凛的脸庞上因为周围的暧昧气氛而有些泛红。

  在看到这美丽女孩显然正忐忑不安而又十分羞涩,云海昇脸上的笑容愈发满意了。

  「想必你也应该知道,虽然说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性奴这种存在是根本就接触不到的,但它在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的确是一个合法的存在。」

  继续抚摸着玲娇凛的手背,云海昇微笑着对这位即将不得不接受他的调教、成为他个人专属性奴的十八岁的、已和他人订婚的少女说道。

  「作为一个合法的存在,那么无论它在重组之前是什么样的,现如今的性奴业务自然会在有规模有组织的前提下、在这百年的发展里走向制度化与繁荣。所以虽然你们这些普通的百姓接触不到,甚至连相关的网站都不见得清楚,但是它的蓬勃发展却是毋庸置疑的。」

  「我当然知道……」

  声音有一点干涩,当一直咽着唾液的玲娇凛开口的时候。

  「修罗魔都自身不就有一个世界规模的性奴俱乐部么?包括性奴的贩卖、调教培训和表演等,虽然非会员根本不允许进入,但是人人都知道这些。」

  抚摸着手背的手掌转移到了大腿上,在轻轻地将裙子掀开了一点之后,云海昇十分享受地抚摸起了玲娇凛的大腿。

  虽然隔着丝袜,但是那软棉的触感却是丝毫不受阻碍。

  感到一双十分灼热的大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抚摸着,玲娇凛那本来就由于精神高度紧张而紧绷的身体更是勐地一哆嗦。

  毫不犹豫地,自己下意识地就把云海昇的手给拨开了。

  「啊……那个……你……」

  瞬间便反应了过来,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属于「不应该的」,玲娇凛立刻在羞涩的同时也立刻向那正抱着自己的男人表示自己的歉意。

  「我……我只是……那个……对不起……反应有点……那个……」

  这个即将对自己进行调教的的男人,说实在的,若是刨除掉这一身份而言,玲娇凛必须得承认,他的确是一个极富魅力的男子。

  所以虽然对于自己沦为性奴这一点而感到极度的羞涩、无奈与悲伤,并且昨夜在床上哭了一整晚的时间,但是对于面前这个一直温文尔雅地对她微笑着的英俊男子本身,玲娇凛尚未升起过多的厌恶之情。

  毕竟……这是她的自作自受,不是么?如果,她没有鲁莽地入侵修罗家的私人网络。

  云海昇只是微微地笑了一笑而已,似乎对于她拨开自己的手掌十分的不以为意。

  继续在一次把自己的手放到了玲娇凛的手背上轻轻地抚摸了起来,这一次,虽然这位十八岁的订婚少女那洁白如玉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红晕,但是却没有拒绝。

  「手感真的很不错的呢,你的皮肤当真很好。」

  享受似的不断在玲娇凛的手背上抚摸着,云海昇微笑着对她说道:「想必你应该已经不是处女了对吧?那么你的性生活频率如何?和你未婚夫做爱次数频繁吗?」

  听到这个正在抚摸着自己手背的男子居然如此说道,玲娇凛顿时感到自己的面庞上更是一阵火烧火燎的感觉。

  心脏正在迅速地跳动着,尤其在加上屋里的这种暧昧的气氛,从外部环境到眼下的心理状态,毕竟只有十八岁的少女心中正感到一阵阵的羞涩。

  而由其让玲娇凛更是感到一阵羞涩而愧疚的是,她那许久未逢甘霖的私处蜜穴居然隐隐的有着一丝丝兴奋的感觉。

  在这暧昧的紫红色空间内暗澹的灯光下,在那柔软大床上坐着,被一名英俊潇洒的男子轻轻搂着自己的腰身,并用那好看的紧的温暖手掌不断在自己的手背上抚摸着……

  想到自己的未婚夫此时应该就在周围三百米的范围内,正在某一座教学楼内准备前往那班级当中教书,想到自己此刻正背着他来到这样的一个暧昧的卧房内,接受一个……一个英俊而极富魅力的男子的……性奴调教……浑身上下均是充满了火烧火燎般的感觉,即便这正搂着自己的男子此时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来,玲娇凛还是感到自己的浑身都烫了起来。

  尤其是……那许久未逢甘露的私密之处,处于生理本能的兴奋感正在刺激着她的神经。

  「不是……处女……」

  声音如同蚊蝇一般,在云海昇依旧不紧不慢地抚摸着自己的手背的同时,嗅着那空气中甜甜的香水味道,玲娇凛知道,不得不沦为性奴的她,从实质上而言,已经不再具备自尊了。

  虽然作为一个从前从未真正接触过性奴的她对此尚未建立直观体验,但是理论如何,这个世界几乎人人都懂。

  一想到这里,再加上周围那明黄色的暗澹空间里,那紫红色的窗帘与被单、地毯,再加上那不断嗅着的香甜气味,玲娇凛身上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已经让她那原本洁白的面庞变得滚烫而通红。

  「做爱的频率呢?」

  当玲娇凛感到这怀抱着她的人亲吻到了她的耳垂上的时候,一股触电般的感觉让她下意识地便大声说出了答桉。

  「最近一个月!都、都没有做过!」

  在几乎用喊的声音说完了这句话之后,意识到自己的嗓门似乎太大了一些,身子一软,玲娇凛便任由她的整个身体完全靠近了云海昇的怀中。

  「哎呀呀,用不着大喊大叫啦,小声一点就可以了。」

  一脸好笑地瞧着怀中的美人,看着那俏红的面容,云海昇轻轻抚摸着那束紧着的发髻,说道:「我想,我们最好先登记一下身份,你觉得呢?」

  「登记身份?」

  从未接触过有关性奴的任何真正信息,只是「知道」而已的玲娇凛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也暂时性地忘记了羞涩,而是抬起了脑袋,好奇地看向了那拥抱着他的男子。

  英俊的男人用他的嘴唇轻轻地在玲娇凛的面庞上滑动着,一边感受着怀中可人那细腻的肌肤,一边嗅着她身上那芳香的气味。

  「性奴的存在可是按照法律规定的诶,如果不把你登记在册的话,岂不是就不能够进行有规章制度的管理了?如果不去登记的话,很多关于你作为性奴的权益是无法得到保障的,那可不仅仅只是你的问题,还关系到作为主人的我。」
  玲娇凛顿时感到了一种啼笑皆非般的感觉,虽然性奴合法化作为重组之后的世界里人人耳熟能详的事情已经存在了八十年的时间,但毕竟普通人是没有能力获得性奴的,甚至对于高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第二阶级的人来说也是如此。
  说白了,这一制度几乎就是为了财阀们而设立的。

  事实上,就民间的报纸和公用网络上的小道消息而言,那些第一阶级的财阀们手中的性奴不少原本都是第二阶级的公民,诸如律师、医生、教师、职员等。
  越是高贵的财阀,对于性奴的要求就越高。

  甚至还有传言说,对于世界排行前十的超级财阀,比如修罗家本家而言,甚至还拥有着一些同样是第一阶级的公主们成为的性奴!

  轻轻亲吻着玲娇凛的耳垂,在她的面庞上又是落下了一片片的唇印之后,云海昇温文尔雅地说道。

  「比如,如果我们不去注册登记,然后你在某一天突然跑出这间屋子,或者不听从我作为主人的命令什么话……除非是规格外地用修罗家的权势来胁迫你,否则就性奴这一存在本身而言……我又该从何保障我作为主人的权益呢?」
  这些事情,玲娇凛在听到自己的「主人」说之前,可是一点都不了解的。
  本来以为自己今天过来后马上就会被眼前的这个男人侵犯,然后日夜的侵犯……而已……有些怔怔地看着那距离自己不过咫尺的英俊面庞,思维在一瞬间经历了一个空白的玲娇凛下意识地便问了起来,似乎也就暂时性地忘记了羞涩。
  「我们到那个地方注册?」

[ 本帖最后由 賊 于  编辑 ]
上一篇:【妻子女兒和媽媽】下一篇:诱惑爹地